1 2 3
©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過年要記得年年有“餘”


時間:2月9日
地點:訓練室

「我知道快過年了,想放假了,但記得明天還是要訓練,別睡過頭了,解散。」
喻文州看著他們一一把電腦關了,走出訓練室,自己看了一眼才把燈關上,走回自己的房間。

時間:2月10日
地點:藍雨食堂

當喻文州準備要進食堂時,想著今天會有什麼菜。

「嗯....有白斬...雞...」

喻文州還沒想完,打開食堂的門,看到的是捧著大蛋糕的黃少天,蛋糕上面的字分兩排寫著,分別是“最好的隊長”以及“生日快樂”。

喻文州一開始還笑著,但看到滿桌跟魚有關的料理時,愣了會兒。

黃少天沒注意到喻文州的樣子,放下了大蛋糕說「隊長,今天你生日先祝你生日快樂,還有滿桌子的魚可是為了你,我們特...

錯過了幾分鐘,祝喻隊生日快樂!!!!
最近這幾天喉嚨真的痛到心坎裡(〒_〒
放上一張解析度不怎麼高的照片。

「你的特別不因為什麼無聊的理由,
只不過是這樣的你,
吸引了我所有的目光,
愛你如初,
感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喻文州生日快樂~

所謂的真心粉233。喻黃

*顏文字多到爆,內心髒話很多......
*聊天式對話
*與親友
*我是黃少,親友是喻隊
*如果以上接受,請繼續看下去((土下座

開始———
XD黃少天及喻文州打了一個寒顫,發現廣大腐女族群正在意淫他們倆((ㄍ

喻文州:可能不用睡了!晚上幹點別的事((幹

黃少天:噓....別告照全天下!

喻文州:我在家什麼都幹,包括幹少天^_^

黃少天:該戴的給我戴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聽到沒!喻!文!州!((٩(//̀Д/́/)۶))

喻文州:聽到是聽到了,可是好像做不太到^_^

黃少天:.........我心累( ・᷄д・᷅ )

喻文州:沒關係我來溫暖你((上床溫暖你#٩(๑´3`๑)۶

黃少天:隊長~不帶這...

這樣的你,這世界僅此你一人。喻黃


在一群人慶祝完喻文州的生日,每個人都找了藉口要走,總不能打擾情侶吧!這樣聽說會被馬踢......
手機總算在晚上時逐漸減少了祝福的訊息,有粉絲、有前輩、後輩,還有其他人的祝福,喻文州幾乎都一一的說謝謝,除了粉絲的,他只能在微博上,說聲感謝,不過現在對他最重要的,是他牽著的人。

兩人都喝了點酒,酒精濃度不是特別的高,兩個人都處在微醺但清醒的狀態。

「少天,再說一次,好不好?」喻文州今天覺得由黃少天說出來的,好像特別讓他心動。

希望以後兩個人生日時,都可以為對方說句「生日快樂。」

「文州、隊長,生日快樂!」黃少天說完拉著喻文州的手,走進了便利商店,買了瓶鋁罐裝的熱巧克力,從頭到尾,黃少天都沒把跟喻文州牽著的...

打蚊子。喻黃

*OOC


嗡嗡嗡嗡......

「前方有巨大蚊子!小心!!!又有人被吸了!!!」耳麥不斷傳來那隻巨大蚊子的蹤跡。

「知道了!牠在哪?」

「牠又跑不見了,只能再找。」

「臥操!我看到牠了!!別跑!!該死的蚊子!!吃我這擊!!!」握著手上的電蚊拍就朝牠揮了過去。

電蚊拍發出了電到東西的聲音,啪滋啪滋啪滋─還有著若有似無的燒焦味。

「吸了我隊友的血,這仇我抱了!!哈哈哈哈!!」

嗡嗡嗡嗡翁......

「黃少,還有一隻......」耳麥這時又傳出了聲音,這話講得小心翼翼,打擊黃少天這時說的話。

這時出現的蚊子,就像是在說,殺了我,還有千千萬萬的我,哈哈哈哈!

「我要殺到他們...

願意跟我跳支舞嗎? 喻黃

關鍵詞:Just one last dance

架空 歐歐西。*愛上哥們梗

「來,這是給女生的,收好喔!」在門口的服務員將號碼牌給了黃少天旁邊的女生。

「好~帥....連waiter都帥成這樣了!!」女孩拿了號碼牌,就勾著黃少天的手走進去。

「妹子,聽妳哥的話,腦子裡別想著怎麼釣男人還是高富帥,妳有聽過那句老話嗎?帥哥都是gay妳別妄想了,聽哥的,嘖!穿這真麻煩。」黃少天解開了襯衣上前兩顆扣子,一邊勸旁邊不停講高富帥的妹妹。

「哥,這你就不懂了!帥哥可以養眼,就算沒釣到也要養一下眼!這是基本的!!雖然你在別人眼中應該也是菜,但對我而言只是家菜。」在黃少天旁邊的妹妹穿著鵝黃色的小禮服,腳上踏著雙白色的高跟...

叫我隊長,黃少天。 喻黃

1105

科普一下,跟旁邊的朋友問了一下,她說溫度計跟體溫計一樣。

「少天?」喻文州看了靠在另一邊的床,床上的人只留淺色的頭髮在外頭,其餘的都在被子底下。

「...別吵...」沙啞的聲音從被子裡傳出,接著原本在外的頭髮也跟著躲進被子裡。

「怎麼了?」喻文州聽到了與原本不同的聲音,皺了皺眉頭,把手伸進溫暖的被子裡,摸到的,是比自己體溫高的手臂。

「隊長,別摸,冷。」黃少天露出了眼睛,弱弱的說道。

平時熠熠的眼睛,因為發燒而顯得濕漉漉的,就像是小動物一樣。

「有哪裡不舒服的?」喻文州把手蓋在黃少天的額頭上,嗯,挺熱的。

「頭有點疼,還有喉嚨痛。」黃少天伸出手抓住喻文州在摸自己臉的手,蹭了蹭。

「我去拿個溫度計量量,...

媽!不對!隊長!!我腰酸!!!喻黃

1011

「哎喲!我的腰啊!」黃少天摸著自己的腰在床上呻吟。

「很痠嗎?」喻文州坐在床邊看著側躺在床上的黃少天,衣服撩起了半截,一半的背暴露在空氣中。

「隊長,你那邊有沒有什麼痠痛藥布之類的,借我幾片,跪求,不過我現在沒法跪。」黃少天半開玩笑的說,但絲毫沒有爬起來的意思。

「藥布是沒有,但有精油,要嗎?我幫你。」喻文州看著側躺在床上的黃少天,再看看時間,「今天你就別訓練了,明天再補回來,等等我幫你揉完,你再睡一下。」

「好~隊長!明天我一定會補上今天的份,但先幫我吧!」黃少天講完,不忘哀嚎一聲。

-------------------------------

「你是想要什麼姿勢?」喻文州拿著精油進黃少天的...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