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零開始 | Powered by LOFTER

情侶30days (4.5.6) 葉黃

題目在這在這 



4.扛在肩上抱

在蘇黎世打完比賽,葉修一群人沒有馬上回中國,而是又多待了幾天,國家出的錢,國家隊所有人表示不要浪費。

黃少天在喝醉的那天之後,原本的那間房間便沒再睡了,只是把行李跟要買回去的東西放那,真正睡的地方——是葉修的房間。

「老葉!別扯了!我才不信你扛的起我,願賭服輸!陪我出去逛,別到國外了去的地方就只有房間,什麼都沒看!」

黃少天想拉著葉修出去逛,每個人好歹都去買了東西回去送,唯獨葉修就是敵死不從,躲在房間。

「那我扛起你了話,你說怎麼辦?」葉修聽了黃少天的話,輕挑了眉,心裡打了另一個壞主意。

「隨你!」黃少天心裡想著,我好歹是個男生,高有一米七六,雖說不算重,但要扛起來還是有難度的。

葉修看準黃少天身後的床,把人扛在肩上。
黃少天上一秒還腳穩穩踩在地上,下一秒看到的是鋪著地毯的地板,而後,仰躺著在柔軟的床上,葉修壓了上去。

「隨我?」葉修壞笑,手偷偷的摸了進去黃少天的衣服裡。

「靠靠靠!現在還白天的!你滿腦子在想什麼啦!葉•修!」

黃少天躲著葉修亂來的手,臉上漸漸的泛紅,葉修親了下黃少天的額頭,吻過眼角、鼻尖,堵住了微微開著的唇,舌尖慢慢的滑過牙齦內側,挑起黃少天的慾/望,一股酥麻感升起,黃少天也回應葉修,兩人的舌頭纏在一起,黃少天摟上葉修的脖子,加深了這吻,葉修輕捏了一把黃少天的腰,呻/吟聲被堵在嘴邊,黃少天輕咬了葉修的舌頭,葉修輕皺了眉頭,直到黃少天真的沒氣了,也才放過他。

葉修看著黃少天來不及嚥下的唾/液滑下,嘴張開喘著粗氣,粉嫩的舌頭微微的在外。

「繼續?」
「......都這樣了,你不要嗎?」黃少天用膝蓋摩擦葉修的大腿,親了下葉修,發出了chu一聲。

葉修舔過黃少天的唇,把黃少天的上衣跟褲子給脫了,黃少天也把葉修身上的衣服脫掉扔在旁邊,兩人的身軀纏在一塊。


5.輕輕的早安吻/晚安吻

葉修睜開眼,看到黃少天還睡著的臉龐,似乎因為陽光而皺著眉頭,葉修起身將窗簾拉上,再躺回去時,黃少天睜開了眼睛,滾進了葉修的懷裡。

「還早,再睡一下。」葉修不帶慾/望的親吻黃少天,把被子拉上,蓋住黃少天身上情/慾所留下的紅痕。

輕拍了拍黃少天的背,哄他睡。


6.一起睡覺

回國之後,葉修依然是退役的電競選手,這點沒因為他帶國家隊而有不同,唯一不同的,是他一遍開始撿回以前學的東西,一邊在榮耀裡給興欣賺材料,偶爾還會回興欣打醬油。

「老葉!你到了嗎?我晚點到,你晚餐吃了嗎?我順便買回去......我靠!我不是叫你別接我。」

黃少天剛下飛機,打了電話給葉修,拖著行李箱出機場,就看到了熟悉的車,車窗搖下,果然是那個人,把行李箱放在後面,開了副駕駛座的位置坐了進去。

「誰叫我們是一起睡覺的關係,少天。」葉修摸了黃少天的臉頰,往旁邊輕拉。

「少貧了,等很久了?不是叫你別等。」黃少天揮掉葉修的手,傳了訊息給喻文州說到了,才正眼看人。

「夏休不是才剛開始?喻文州沒回去?」

「還沒,隊長說要把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所以要晚幾週才回去。」

黃少天打個哈欠,手機滑了下,轉頭看著葉修開車的臉,路燈的照射,讓葉修的臉忽明忽暗,專心的男人真帥,黃少天心裡想。

黃少天被葉修叫醒時,才發現已經回到家了,伸了個腰,才開車門下車。

這個『家』是葉修跟黃少天一起買的,交通方便,也不是說多吵雜,兩人也都覺得可以,就買下了。

「晚餐就隨便吃吧!我記得還有麵。」葉修幫黃少天拖著行李箱,一手牽著他的手。

「嗯,都行。」黃少天剛睡醒,頭腦還不怎麼清醒,順著葉修回答。

「先洗澡再吃,吃完之後再去睡,該用的我都用好了。」

葉修比黃少天早幾天回來,把房間打掃乾淨了,也把棉被拿出來曬過了。

「好。」「乖。」

黃少天拿了自己的衣服就進浴室了,葉修則是利用時間煮了包麵,放了幾顆貢丸在裡頭。

當黃少天出來時,兩碗還在冒熱氣的麵放在桌上,而葉修正看著電視,是興欣跟嘉世,重播的,黃少天坐在葉修的旁邊,頭上還有條毛巾。

「怎麼不吹乾了再出來?」
「有點懶,而且好熱,沒差啦!過一會就乾了。」

葉修洩氣的揉了揉黃少天的臉頰,拿起毛巾擦了擦黃少天的頭髮,才起身從房間拿出吹風機幫他吹乾。

黃少天跟葉修一起吃完麵,說了句晚安,就走回房間睡了。

葉修把東西收拾收拾洗完澡,才剛躺好,黃少天無意識的抱上,腳也跟著一起跨上他,呼嚕聲在葉修的耳邊,葉修笑了笑,把黃少天揉進懷裡。




你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耀眼,我都快看不清你了,少天。


-tbc

评论(2)
热度(17)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榮耀我還沒捨得放手,但前途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