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冰漾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那麽,我會在哪裡?

是不是去讀一間貴鬆鬆的學校,然後依舊是個衰人,繼續平凡的生活。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褚冥漾抽出爆符,在掌上化成一把美工刀,往跑在前面的那人褲腳射了過去。

「別跑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襲者見識你的剽悍。』

一把銀藍色的掌心雷出現在渚冥漾的手上。

「把你弄昏帶回去交差而已,你放心,不會有多痛的。」

一顆像是麻醉藥的彈藥打在那個人的身上,那人瞬間倒在地上。

「幸好這種族的人沒多重,要不然我就得拖著他了,米納斯你是不是又發明了一些奇怪的東西?」褚冥漾將人扛了起來掛在肩上,一抹藍色身影出現在渚冥漾的旁邊。

『難道不好嗎?』女性平靜的回答,手輕摸了下她主人純黑色的頭髮。

「不,沒有不好,挺不錯的,可以再繼續研究別的。」褚冥漾走了幾步,從口袋裡拿出了張符往地上丟,幾秒的光暗下後,這地方回到了一開始最初的安靜。


敲了下看起來堅固耐用的木門,把人放在地上,就算再怎麼輕,還是有重量,何不讓自己輕鬆點。

「來了。」一道屬於女性的聲音,穿過木牆傳了出來。

一個漂亮的女人走了出來,長而柔順的頭髮隨意的放下,穿的很隨性,像是居家服,而吸引人注目的是那雙湖水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看起來纖細的手臂,將地上的人直接公主抱了起來。

......果然這世界的人都不能光靠外表看,如果我是那男的,知道的話可能會鑽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算了。

「要不要進來坐坐?」

「不了,還有人在等我回去,那麼,我先告辭了。」褚冥漾微微一笑,點了下頭,轉身要離開。

「等等,這東西給你,或許沒什麼用處,但就當做是你把他帶回來的謝禮,睡前喝下去,或許,就能找到你的答案,再見。」女人塞了一個小小的玻璃瓶裡有著藍色的液體放在褚冥漾的手中,湖水綠眼睛眨呀眨,對他笑了笑,轉身繼續抱起男人走了進去,腳一勾把門關上了。

「答案?」沒有多想,褚冥漾將瓶子放入口袋裡,拿出移動符走了幾步丟下,在碰到地的同時,發出的光,把褚冥漾包圍起來,當光消失時,已經沒有任何人在這裡。


當褚冥漾睜開眼睛後,看到的是黑館的大門,一邊拿出手機回報任務,一邊推開了黑漆漆的大門,雖然由一個穿著紫袍的人走進去實在是太怪了......原因居然是因為嫌麻煩不讓我搬,一群濫用私權的傢伙。

習以為常的走上樓梯,先敲了敲在自己房間隔壁門上有紅色與銀色圖樣的房門,沒有任何人回應,褚冥漾直接開了門走了進去。

一陣冷冽的氣息撲鼻而來,但褚冥漾就像是早已習慣的走進去最裡面的房間,房間整齊的就像是沒動過一樣,但看的出來有人住,不過認真說,房間的主人確實不在有一段時間了。

「唉.....都出去多久了。」褚冥漾看了一下,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紫袍隨意的掛在椅子上,將身上的東西一一的放在桌上,才拿起衣服走進浴室洗澡。

水聲剛響起,而在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褚冥漾當然不知道,手機停下沒多久,收到了一封簡訊。

褚冥漾穿著寬大的短袖T恤跟短褲走了出來,身上還有點濕濕的,平常澎澎的頭髮,此時還滴著水服貼在臉旁,舉起手彈指間,身上的水都乾了,只留下還濕著的毛巾,被隨意的丟在一旁。

「喝掉嗎?」褚冥漾拿起那罐藍色液體的瓶子,米納斯沒有出現,而給他的那人,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沒有惡意。

於是他做出來自己都沒想過的事——直接打開喝了下去。

「欸?」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他還好端端的站著,轉頭看了下時間,最後選擇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褚冥漾抱著小方枕,隨著歌聲,思緒飄的越來越遠,眼皮越來越重,往旁邊倒了下去。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不存在這首歌曲

每秒都活著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問著自己
誰不曾找尋 誰不曾懷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從此後 從人生 重新定義 從我故事裡甦醒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你又會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


他看到了填志願時的自己,填了一大堆的學校,還不確定自己的未來,懵懂無知,仍然弱小的模樣,但這一次,那個自己沒有在志願表上寫下Atlantis學院。

褚冥漾頓時明白了一件事,這是他的另一個選擇,一個沒有學長跟其他人的選擇。

畫面一幕幕的過去,那個他上了一間學費高的學校,周遭沒有什麼是能讓他放在心上的人,依然是一個讓人遠離的衰人,有無耐、有難過,但日子還是過下去,就像是最一開始的『自己』一樣,遇到了不科學的事只能一笑帶過,裝的沒事,學著習慣,淚就往肚子裡吞,沒什麼過不了也沒什麼必須讓人知道,他身邊還有爸媽跟褚冥玥還有那位運氣非常好的同學會關心他,或許,有一天,會因為妖師的血統,而離開世界,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

「我可不想這樣過日子啊!」褚冥漾看到一半,內心有很大的感嘆。果然,學長就是我的轉捩點。

「我不後悔,堅信自己或許不容易,但這樣的日子,更是讓我過不下去,人會因無知而恐懼,會因瞭解而去做,知道總比不知道好。」

『該讓我醒來了。』褚冥漾久違的使用了身為妖師的能力,眼睛才稍微張開,看到了銀色的髮絲,就感覺到有人在他額上輕輕一吻,然後被人輕放在柔軟的床上。

「我回來了,睡吧。」

大腦才剛察覺到另一人熟悉的聲音跟習慣的動作,下一秒就被人抱進懷裡。

似乎是因為剛才並不是真正的睡著,聞到熟悉的味道還有那個人的感覺,這些天累積下來的煩躁不安跟問題好像都沒了,真的要睡了,褚冥漾睡前說了句「歡迎回來...學長..」後就不醒人事了,但似乎好像還聽到學長心情愉悅的笑聲。



-久違的冰漾啦~~因為五月天的新歌真的是讓人直覺想到冰漾啊!嚶嚶嚶嚶嚶 (ノωヽ)
雖然不是五月天的粉,但真心推薦( ´ ▽ ` )ノ

评论
热度(15)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