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從今而後,不再是一人。雙花

*ooc有/原設定


那年,西部荒漠,百花盛開。




18歲的張佳樂。

還帶著一絲稚嫩的嗓音,全神貫注的盯著螢幕,直到出現“榮耀”,少年才豁然一笑。



直到——

「孫哲平——狂劍士『落花狼藉』,你呢?」
「張佳樂——彈藥專家『百花繚亂』。」
「那我們的戰隊呢?」
「戰隊?」「雙花?」
「雙花哪夠,要百花才好。」



——————



孫哲平為百花的隊長,張佳樂成了副隊。

當百花粉無不是大聲呼喊著「繁花血景!」時,像是要用聲音震裂體育館的屋頂。

「大孫!我們要拿冠軍!」張佳樂舉起拳頭輕打在孫哲平的胸口。
「那還用的著說!」孫哲平揉著張佳樂特地染成玫瑰紅的頭髮,像是帶著刺的玫瑰,此時只為他卸下所有的刺。

——百花止於亞軍,冠軍是嘉世。



—————



「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你不也知道嗎......你怎麼毅然決然的離開了,我會帶著百花拿冠軍,我不會放棄的.......」張佳樂舉起拳頭要打牆壁出氣時,還是無力的放下。「如果手受傷了,那就不能拿冠軍了。」
張佳樂拿起在旁的外套,在百花兩個字上輕吻,一滴淚落在上頭。

——「從現在開始,我是百花的隊長。」



—————



「張佳樂!你為什麼要走!」
「——為了冠軍。」

張佳樂退役,一年後,復出霸圖。


張佳樂——霸圖,『百花繚亂』。
這一次,沒有『落花狼藉』。



—————



平時綁起來的頭髮散在枕頭上,睡著的人不安的皺著眉頭,眼睛稍微睜開了一咪咪,又翻過身用被子把自己捲起來,縮成蝦米狀,像是做了惡夢,脆弱的希望有人安撫。

張新杰打開門看到的是這情況,他已經看慣了,雖然曾經問過張佳樂本人,但他自己卻表示什麼都不知道,問也問不出什麼來,會有這樣的情況,大概都是在賽前才出現,雖不影響比賽,但總是讓看到的人擔心。

「要不,問問孫哲平?」
忘了是哪個人提議的,於是身為霸圖副隊的他,私底下去問問孫哲平。

「這事你清楚嗎?」張新杰打電話過去時,也不多說什麼,直接告訴了孫哲平這事情。
「我找個時間過去看看,行嗎?」
「行,我再跟韓文青說聲就可以了。」

於是,孫哲平在賽前找了個時間過去,果然張佳樂就如張新杰所說的那樣,他看到張佳樂的樣子心揪了下,以前的張佳樂雖說睡姿不是特別好,但絕不委屈自己,總是以大字為主,要不然就是把被子當抱枕,而不是像這樣。

「樂樂,把被子鬆開點,這樣會悶死自己的。」說著,也不管睡的那人有沒有聽到,伸手把被子拉開。

「....大孫...」

孫哲平愣了,明明這人眼睛還閉著,怎麼在喊自己,再注意看時,看到那人眼角泛著淚水,他的心不平靜了。

「樂樂,起來了。」孫哲平喊了好多次,張佳樂才張開眼睛看了看,但張佳樂的反應卻不是孫哲平所想的起床,而是被輕巴了下臉,然後張佳樂翻過身準備繼續睡,還說了句「這一定是做夢,大孫怎麼可能在這。」

「張佳樂!你給我起床!」孫哲平怒了,直接搶走張佳樂的被子。

「卧槽!你這人怎麼這麼煩!今天是假日你懂嗎!?找抽啊!」張佳樂抄起睡的枕頭往搶他被子的人給砸了過去。

終於正眼看到這人是誰,張佳樂才說了「你怎麼在這?」

「你們副隊找我來的,沒想到卻被你這樣對待。」

「副隊?找你來幹嘛?你是來探敵情的是不是?我才不會跟你說的!」張佳樂撿回掉在地上的枕頭,說完話把臉埋在枕頭裡,翻回床上,留著背影給孫哲平看。

「去洗洗臉我再跟你說。」孫哲平看張佳樂這樣,揉了揉張佳樂的頭髮,拉人起來。

「怎麼搞的好像這兒是你的地盤,等我下。」

等張佳樂的時間,孫哲平看了看張佳樂的房間,雖然有點小亂,不過看起來還是乾淨、整齊的,黑色的隊服跟外套掛在衣櫥裏,孫哲平發現到掛在裡面陰影下看不太清楚的但他卻熟悉的———百花的外套。

「大孫,你有要喝什麼嗎?」張佳樂回來時看到孫哲平正看著自己的衣櫃,雖然平時就打開開的也不怕有什麼好不得見人的,但孫哲平的表情太微妙了。

「你還留著?」
「什麼?」

張佳樂看清楚孫哲平手上拿著的外套,反問了「為什麼我不能留著?」

「我以為你早丟了,或是收在最底層。」

「我沒辦法,這是屬於“我們”的,它是唯一能代表我過去的東西,曾經想丟過,但還是捨不得,你呢?你能忘了最一開始的初衷嗎?」張佳樂看孫哲平大概會講很久,索性坐在床邊抱起枕頭來,看著他。

「不,我沒忘,只不過,身邊不再是你了。」

「是啊......繁花血景,早已經不是你和我了。」

「你還執著嗎?」

「你說呢?」

「那為什麼你都不說?」孫哲平坐在張佳樂的旁邊。

「大孫,難道你他媽的要我像連續劇女主角一樣的求你別走、別留下我?!」張佳樂拋開枕頭一把就抓起孫哲平的領子。
「我不是那種人!我難過、我無奈,我想要冠軍,要我揮別過去不是你嗎?」
「我說不是關你什麼事了!我不在乎這路有多難走!為了冠軍!」

「說完了?讓我抱抱。」孫哲平反而藉著張佳樂的動作,把他拉進懷裡,下巴靠在他肩膀上。

「你在幹嘛?」

「你看不就知道了,還是你還沒睡醒?」

「能不能不要每句話都要頂我。」張佳樂放棄掙扎了,不是以前沒這麼抱過,而是,現在的他懷念以前兩人相處的時光。

「樂樂啊!別把委屈往肚子裏吞了,在場上我們是敵人,但,場下我們是朋友。」孫哲平拍了拍張佳樂顫抖的身體。

「有人會對朋友這樣的嗎?」張佳樂抓緊了孫哲平的衣角。

「應該不太會,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

「你滾吧。」

「別這樣嘛!」
「從今以後,別再什麼都不說了,只要你想說,我都聽,要是你想要人陪,我陪你,你可以對我任性,我樂意,話說,霸圖應該沒有禁止成員戀愛吧!?」

「......你到底是不是孫哲平!!!還我大孫來!!!」





————END






樂樂生賀.......晚了好幾天來著.....((慚愧
樂樂真的是讓我很感動的角色,尤其是看完榮耀巔峰以後((淚
第一次決定寫雙花,其實讓我考慮很久,因為抓不太到角色的個性,整篇主要就是「張佳樂」這個人。

感謝看到這的你~

评论
热度(15)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