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這樣的你,這世界僅此你一人。喻黃


在一群人慶祝完喻文州的生日,每個人都找了藉口要走,總不能打擾情侶吧!這樣聽說會被馬踢......
手機總算在晚上時逐漸減少了祝福的訊息,有粉絲、有前輩、後輩,還有其他人的祝福,喻文州幾乎都一一的說謝謝,除了粉絲的,他只能在微博上,說聲感謝,不過現在對他最重要的,是他牽著的人。

兩人都喝了點酒,酒精濃度不是特別的高,兩個人都處在微醺但清醒的狀態。

「少天,再說一次,好不好?」喻文州今天覺得由黃少天說出來的,好像特別讓他心動。

希望以後兩個人生日時,都可以為對方說句「生日快樂。」

「文州、隊長,生日快樂!」黃少天說完拉著喻文州的手,走進了便利商店,買了瓶鋁罐裝的熱巧克力,從頭到尾,黃少天都沒把跟喻文州牽著的手放開。

跟認出兩人是誰的店員妹子,說了聲別說出去啊!而後調皮的笑了笑。

「這是?」

「隊長,你看我跟你只有一隻手可以動,我拿著,你可不可以幫我把它打開?」

「當然可以。」喻文州拉著鋁罐上頭的拉環,將它打開來。

「隊長,你看這是不是我們倆一起打開的,如果少了一個人,就沒有辦法將它固定又或是將它打開,有沒有像藍雨一樣,你是藍雨的隊長,而我是副隊,你是詛咒而我是在前方的利刃,你說,有沒有像?」黃少天說完喝了一口熱巧克力。

喻文州聽完,笑了,用空著的手將黃少天拉進懷裡。

「我好像沒怎麼聽你說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沒想到這麼高啊!」說完,喻文州親了親黃少天的額角。

「那我現在跟你說,你對我來說,很重要,非常重要,誰都不能代替你,在我這個位置。」也許是藉著醉意說完,黃少天用拿著罐子的另一隻手,指著左邊的心臟。

「少天,那我跟你說。在最初的時間,遇見了能一起並肩攜手的你,是我最高興的事。」喻文州親了黃少天額前的瀏海,再來是鼻尖、臉頰,連耳朵也不放過,最後在唇上親吻,舌頭在上頭舔了舔,黃少天就放鬆的任由喻文州的熱吻。


「文州,走!我們回去!」
「好,走慢點。」

路燈將兩個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


--------------------
隊長!生日快樂!!在剛好的時間,遇到最棒的你!

有bug我知道....忽略吧((#
雖然不長,但我還是喜歡喻文州妥妥的!!(´๑•ω•๑`)

评论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