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願意跟我跳支舞嗎? 喻黃

關鍵詞:Just one last dance

架空 歐歐西。*愛上哥們梗



「來,這是給女生的,收好喔!」在門口的服務員將號碼牌給了黃少天旁邊的女生。

「好~帥....連waiter都帥成這樣了!!」女孩拿了號碼牌,就勾著黃少天的手走進去。

「妹子,聽妳哥的話,腦子裡別想著怎麼釣男人還是高富帥,妳有聽過那句老話嗎?帥哥都是gay妳別妄想了,聽哥的,嘖!穿這真麻煩。」黃少天解開了襯衣上前兩顆扣子,一邊勸旁邊不停講高富帥的妹妹。

「哥,這你就不懂了!帥哥可以養眼,就算沒釣到也要養一下眼!這是基本的!!雖然你在別人眼中應該也是菜,但對我而言只是家菜。」在黃少天旁邊的妹妹穿著鵝黃色的小禮服,腳上踏著雙白色的高跟鞋,染成淺色的長髮隨風飄動。

「....妳這樣對嗎....如果只看外表別人一定會覺得這妹子該追但了解妳之後一定會在妳頭上貼個“小心 快跑”的標籤。」

「沒禮貌!至少我還有外表可以看!!」

「......」

「好啦!不逗你了!我去趟廁所,幫我拿著。」將號碼牌給了黃少天,就揮揮衣袖的走人了。

「這個性到底是誰寵出來的......」黃少天不自覺的捅了自己一槍。


「好啦!有拿到號碼牌的女孩們,這可是給妳們的福利,跟我的兒子跳支舞。」保養得宜的婦女,任誰都看不出來有個二十五歲大的兒子。

現場頓時充滿著各種的尖叫聲。

「看清楚妳們手中的號碼牌!」婦女從箱子裡拿出了張號碼牌交到了主持人的手中「二十八號!手中有二十八號的,是哪個幸運的女孩呢!」女主持人用著激動的聲音喊了出來。

「卧槽!」黃少天手中的正是那張二十八號的號碼牌。

旁邊的服務員看到了,說了聲在這,天知道黃少天都想把他拉到角落,讓他知道自己的鞋號多大。

「哎喲!是男的啊!你介意嗎?文州。」婦女問了跟在她旁邊的兒子。

「哪有什麼好介意的,媽別介意就好。」說完走向了黃少天的面前。

「你介意跟我跳支舞嗎?」不高不低的聲音從一位溫文儒雅的男人口中說了出來,一隻好看的手伸出來邀請黃少天。

「呃...這樣可以嗎?」黃少天刮了刮臉頰問了。

「就當給我媽一個台階下,如何?我叫喻文州。」喻文州報了自己的名字給眼前看起來有點慌但慌的有點可愛的男子。

「唉....黃少天...」黃少天把手放在喻文州伸出的那隻手上,隨著他走到會場的中間。

「呃...」兩個人都是男的,舞步當然下意識做出來的都是男方的動作。

「唉....我就跳女生的部分,不過我先聲明一下,我不太會跳。」黃少天把手放在喻文州的肩膀上。

「沒關係。」喻文州手攬上黃少天的腰上。

穿著一黑一灰的兩人,明明都是男人卻沒有絲毫違和感,兩人繞阿繞的,當然中間黃少天補了幾腳在喻文州的腳上,但喻文州都說沒關係。


「......少天,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那有什麼問題。」

「Just one last dance.」

「嗯?」

「這是我們倆是陌生人之前的最後一支舞。」



之後.....










之後就搞上啦!哪來這麼多之後(靠




-Fin



妹妹專業打醬油~順便幫哥找個男朋友XD
人生真廢,一篇文要打個快兩天(天哪!!)
看到小清新學長(癡漢臉)(廢#

雙11快樂啦XD(單身狗Orz)我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買蝦仁枕,爸媽都吐槽我OAO


喻黃深夜60分就不teg了.....畢竟晚了兩天......

评论
热度(1)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