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叫我隊長,黃少天。 喻黃

1105

科普一下,跟旁邊的朋友問了一下,她說溫度計跟體溫計一樣。


「少天?」喻文州看了靠在另一邊的床,床上的人只留淺色的頭髮在外頭,其餘的都在被子底下。

「...別吵...」沙啞的聲音從被子裡傳出,接著原本在外的頭髮也跟著躲進被子裡。

「怎麼了?」喻文州聽到了與原本不同的聲音,皺了皺眉頭,把手伸進溫暖的被子裡,摸到的,是比自己體溫高的手臂。

「隊長,別摸,冷。」黃少天露出了眼睛,弱弱的說道。

平時熠熠的眼睛,因為發燒而顯得濕漉漉的,就像是小動物一樣。

「有哪裡不舒服的?」喻文州把手蓋在黃少天的額頭上,嗯,挺熱的。

「頭有點疼,還有喉嚨痛。」黃少天伸出手抓住喻文州在摸自己臉的手,蹭了蹭。

「我去拿個溫度計量量,還有感冒藥,嗯?」喻文州揉了揉黃少天亂的像鳥窩的頭髮。

「好。」黃少天說完,又再把自己躲進了被子裡。


等喻文州再走進房間時,黃少天又睡著了,連同藥和杯溫水放在旁邊桌上,把被子稍微拉了下來,「乖,少天聽話,我量一下體溫。」說完把溫度計夾在黃少天的腋下,等了幾分鐘才把它拿出來。
喻文州看了下溫度,38.7度「少天起來,把藥吃了再睡。」

黃少天喝了口杯中的水直接把藥吞了下去,才接著把水喝完交回了喻文州的手中。「隊長,我想繼續睡覺。」黃少天看著喻文州應該要走卻不走,不知道打算要做什麼,不過他可想再睡個覺,其餘的事都等他醒來了再說。

「我幫你把這貼上你的額頭上我再出去。」喻文州說完,不知從哪變出來的退熱貼,貼在黃少天的額頭上。

「喻文州,你當你在貼符咒是不是......」黃少天看著喻文州貼的如此的快速跟順手,不禁想到不久前看殭屍片......而自己就是那個被貼的。

「你說你要再睡的。」喻文州說完報復性的朝黃少天額頭上那塊醒目的退熱貼,拍了一下。

「哎呦!說好的隊友愛呢!?」黃少天縮回被窩裡。

「快睡吧!還有,要叫我隊長。」喻文州說完呵呵兩聲就走出去了。


-Fin



沒什麼手感......最近忙著打手遊((還說#

感覺ABO各種帶感(((o(*゚▽゚*)o)))再說可能就18禁了(・Д・)ノ

下篇見~~( ̄▽ ̄)

评论
热度(6)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