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零開始 | Powered by LOFTER

媽!不對!隊長!!我腰酸!!!喻黃

1011


「哎喲!我的腰啊!」黃少天摸著自己的腰在床上呻吟。

「很痠嗎?」喻文州坐在床邊看著側躺在床上的黃少天,衣服撩起了半截,一半的背暴露在空氣中。

「隊長,你那邊有沒有什麼痠痛藥布之類的,借我幾片,跪求,不過我現在沒法跪。」黃少天半開玩笑的說,但絲毫沒有爬起來的意思。

「藥布是沒有,但有精油,要嗎?我幫你。」喻文州看著側躺在床上的黃少天,再看看時間,「今天你就別訓練了,明天再補回來,等等我幫你揉完,你再睡一下。」

「好~隊長!明天我一定會補上今天的份,但先幫我吧!」黃少天講完,不忘哀嚎一聲。

-------------------------------

「你是想要什麼姿勢?」喻文州拿著精油進黃少天的房間,看到的是那人奮力的要爬起來,說完笑了出來。

「哎喲!隊長,你可不可以用那種抱抱的姿勢,雖然這樣說挺羞恥的.....會不會麻煩?」黃少天說完,用手刮了刮臉,臉上有著趴久的紅印。

「可以,來吧!」喻文州坐在電腦椅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哎呀!痛痛痛!」黃少天奮力的爬起來,跨坐在喻文州的腿上,下巴順勢的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

「少天,我把你後面的衣服掀起來,會冷的話要說。」喻文州把黃少天的衣服掀到肩膀上卡住,將精油到一些在手上,搓到了幾下才往黃少天的腰上抹。

「對!就是那裡.........」黃少天在喻文州的耳邊輕嘆。
「....安靜點.....」喻文州拍了黃少天的屁股。
「好好好,聽你的聽你的。」黃少天抱了抱喻文州,聽話的安靜下來,要不然下一個揉的可能就是別的地方了。

喻文州慢慢的揉,黃少天有點瘦,脊椎的地方其實很明顯,從肩頸到尾椎,喻文州都仔細的一一揉過,那瓶精油用的ㄧ點也不手軟,到了最後,當喻文州把卡在黃少天肩膀上的衣服放了下來時,這才發現到,耳邊規律的呼吸聲,淺色的頭髮靠在自己的脖子旁邊。黃少天直接在喻文州身上睡著了。

「......算了。」喻文州伸手拿了在旁的外套,蓋在黃少天身上,輕抱著黃少天,頭靠在身後椅背上。




-Fin





最近神馬的累,每天身上幾乎都有痠痛貼布,不是手臂就是膝蓋,再不然就是腰,腰痠已經是常態了((遠目
說好的r18我沒辦法打完(._.)所以來個平凡的生活~我也要男友(つД`)ノ((滾

哪裡怪怪的也請跟我說,我邊打字邊腰痠.......所以可能有錯誤等等

還有跪求減輕腰酸的辦法,感覺每天痠到快往生了Orz

Love you~

评论(2)
热度(18)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榮耀我還沒捨得放手,但前途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