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禽人节。喻黄

禽人节。喻黄


这篇为喻队生贺的另一版
*隔线后不一样
*OOC注意

「队长、队长!!都这么晚了要不要来杯咖啡呀~」

黄少天穿着短裤短袖,准备要上床睡觉的样子,手上拿着一杯X岸咖啡。

「谢了,少天,去睡吧。」喻文州接过黄少天手上的咖啡。

「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黄少天没有多跟喻文州多说什么就跑回房间。

喻文州觉得奇怪,但没有多问,看像手上的咖啡时,他知道为什么了。

咖啡杯上面写着『可不可以告诉我 你喜欢我哪一点? 黄少天』最后的名子是用奇异笔写上的。

喻文州把手上的咖啡放在桌子上, 拿起放在旁边的黑壳手机。

“少天 睡了吗?”

登登登──

“还没 队长ヽ(゚▽゚)ノ”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还没睡,才走出自己的房间,打开黄少天的房门。

「少天。」

「嗯?」黄少天当然知道自家队长一定是看到了才会走来自己房间。

「你不是想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吗?」

「嗯。」

让喻文州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平时话多的毛病这时竟然没出现。

感觉站着坐着都不对,喻文州索性把黄少天抱在怀里,下巴靠在黄少天单薄的肩上。

「我阿,喜欢少天的理由很多很多,吶──

你想知道哪一个?」

喻文州最后说的话又轻又柔,黄少天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队长、队长,你不能这样啊!这有回跟没回有什么两样。」

「是吗?」

-------------------------可爱的分隔线

「你问我最喜欢少天的哪里?」

黄少天的唇上多了另一个触感。

「我喜欢少天不断喊我名子的时候。」

接着是眼角。

「喜欢少天只看着我的时候,不管是平时还是做到后面茫然的时候。」

耳多被轻轻的扯了下。

「害羞的时候,少天的耳多总是红红的。」

脸颊被咬了下。

「少天的脸软软的,总是让我忍不住咬一口。」

喻文州的手,也伸进黄少天的衣服里,缓慢的游移。

「痛啊──唔─文州。」

「少天的脖子,总是让我想在上面留下痕迹。」

手被牵了起来,指间被亲了一下。

「少天的手,总是抓着我不放。」

「队长…..」

喻文州笑着轻轻叩着黄少天的腰,眼里除了温柔还多了份深沉的欲望。

「我喜欢少天,不管是什么时候。」

......

繁体版 http://paste.plurk.com/show/gGHlBCZ1UDUmnTO3XRms/

简体版 http://paste.plurk.com/show/gGHlBCZ1UDUmnTO3XRms/



码了两天 终于出来了 .......Orz



热度: 3
评论
热度(3)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