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吃零食呢! | Powered by LOFTER

過年要記得年年有“餘”


時間:2月9日
地點:訓練室

「我知道快過年了,想放假了,但記得明天還是要訓練,別睡過頭了,解散。」
喻文州看著他們一一把電腦關了,走出訓練室,自己看了一眼才把燈關上,走回自己的房間。

時間:2月10日
地點:藍雨食堂

當喻文州準備要進食堂時,想著今天會有什麼菜。

「嗯....有白斬...雞...」

喻文州還沒想完,打開食堂的門,看到的是捧著大蛋糕的黃少天,蛋糕上面的字分兩排寫著,分別是“最好的隊長”以及“生日快樂”。

喻文州一開始還笑著,但看到滿桌跟魚有關的料理時,愣了會兒。

黃少天沒注意到喻文州的樣子,放下了大蛋糕說「隊長,今天你生日先祝你生日快樂,還有滿桌子的魚可是為了你,我們特別請食堂大媽煮的,你也知道,過年快到了,不是有句是“年年有餘”嗎?所以這桌魚,有蒸的、煎的、煮的、炸的、糖醋跟醬油的,總共六道,祝你今年都六六六,還有這蛋糕,祝你生日快樂!我把蠟燭點上,隊長你快點許三個願望!」

喻文州看著蠟燭對他們說「第一個願望,聽說吃魚會變聰明,那你們把這些都给吃完,我們下次一定拿冠軍。」

喻文州第一個願望說完,每人都想到自己完了,隊長生氣了,整整六道啊!哭著也得吃完。

「第二個願望,冠軍是屬於藍雨的,第三個我就不說了。」喻文州說完便吹熄了燭火。

「隊長,生日快樂!」儘管都要淚奔了,藍雨全隊員還是跟喻文州說生日祝福。

「虽然謝謝你們,但蛋糕晚上吃,現在把這些都吃完,別浪費食物,下午的訓練就看你們吃的怎麼樣,少天,你不用吃,跟我過來。」

喻文州看他們開始吃了,才離開食堂,黃少天心裡含淚的跟在喻文州身後,後面的隊友們只能在心中為黃少天默哀兩秒。

黃少天看不出喻文州是不高興還是生氣,問「隊長,你不開心嗎?」

「開心啊!寓意挺好的,難道少天覺得我不開心?」喻文州牽著黃少天的手進自己的房間。

「有點...哎!」

喻文州關上門的同時,也將黃少天困在自己與門的中間,手掌輕護著黃少天的頭。

「因為沒白斬雞了。」喻文州聲音不大的回答黃少天。
「欸??」黃少天努力看著喻文州,發現喻文州沒在鬧他,是認真的。

喻文州在黃少天的耳邊問「少天,你說年年有餘,你知道為什麼我叫他們把魚都吃完嗎?」

「為、為什麼?」黃少天本能的直覺喻文州的回答肯定會讓他腰酸,他慌了。

「因為,我的“餘”,只能给你,我的白斬雞我得跟你討了,我的男朋友。」喻文州輕咬黃少天漸紅的耳朵。

「……隊長…你污了…」
「沒……」

黃少天拉開喻文州身上的外套,喻文州的手也伸進了黃少天的衣服裡……

*不開車、不刷卡*

「唉......我的白斬雞。」喻文州拿著溫毛巾擦拭了黃少天身上的“污痕”完後,對黃少天說「下午的訓練少天就算了,晚上起來再吃蛋糕,睡吧。」

喻文州親吻黃少天咬紅的嘴唇,幫他蓋好被子,才走出房門。

「嚶嚶嚶....」黃少天想“在隊長心中我竟然跟白斬雞在同一個位置.....”

*
所以喻隊的第三個願望是什麼?
大概就是跟黃少天歪歪昵昵長長久久(花式比心

我喜歡吃糖醋的,你呢~

*
這邊可不看
我棄了兩次的稿,因為以後大概不會寫喻黃了,所以格外珍惜,原本只想寫喻隊一個人,但發現沒黃少天太難了,喻隊太冷靜了,在我心中的喻文州,冷靜、不卑不亢,我在想如果喻文州的身邊沒有黃少天,可能…….哪天就患憂鬱了。
喻黃是我在全職坑中萌的第三個cp,我也寫了不少,但老實說,我可能沒動力了,我愛他們,時間卻也一直在走,他們沒變,我變了。
*

致 有黃少天的喻文州
十八歲的你,特別的耀眼。
你那的太陽,一定很溫暖。





评论
热度(1)

灣家人/零時/愛少天一萬年ヾ( 〃∇〃)ツ
感謝愛心跟藍手~
趕緊的留個評論啊(๑-﹏-๑)